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首播22:10 重播12:55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  

2011-08-05 13:01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者:春苗

云南巧家鹦哥村,28岁的李昌奎奸杀18岁少女王家飞,摔死3岁男娃王家红,残忍至极被称“赛家鑫”。一审死刑,二审云南高院改判死缓,一字之差得免死金牌,轰动了各界。声讨,谩骂,乱象丛生,法院有猫腻,还是反对者不够冷静?孰是孰过,我们从头探究,寻找案件背后的最真实的故事。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云南巧家鹦哥村地势险要  栏目摄像正在拍摄

李昌奎案的事发现场,是一个需要徒步走4个小时才能到达的村寨,不知道是谁鬼斧神工从大山的侧面扣了一道缝,我们就在缝里面前行,1米宽的泥石路,几百米的山崖,向下望是滚滚的金沙江。向侧望是四川,真正的川滇交界线。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通向鹦哥村得路严格说就是在悬崖上抠出的一道缝隙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文作者在“缝隙里”步行4小时到达鹦哥村 

 

 姐弟俩的脸已经看不清了,被鲜血掩盖,两人的脖子用一条绳子勒在一起,小娃的舌头被勒了出来,这个场景很多村民都看了,惊讶,伤心。因为一个小时前小娃还在推小车嬉闹,姐姐还给大伙烧开水喝。在这个20几年没有发生过任何凶案的山寨里,成了乡亲们的泪点和梦魇。于是200多个村民联名上诉,要求李昌奎死刑,,因为他们害怕李昌奎死缓出来之后,村上还会有悲剧。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王家飞姐弟死亡现场图片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200多个村民联名上诉,要求判处李昌奎死刑。

 让我们惊讶的是李昌奎和王家飞两家,竟然只距离不到1公里,两处房子俩俩相望,却不知已结下深仇,住的这么近,多年的交情,怎么能遭受如此残害呢,李昌奎的妈 话不多,但字字珠玑。原来她与王家飞的妈是堂姐妹,李昌奎和王家飞两个人已经恋爱了两年,两人两情相悦,未想遭受王家飞妈的反对,棒打鸳鸯,所以她的儿子小奎由爱生恨。

 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案犯李昌奎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被害人  王家飞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被害人 王家红

 

“我女儿没有同意,是他们逼着她的。”王家飞母亲声泪俱下,女儿已死,我们不知道她本人是不是情愿跟李昌奎恋爱,但同居两年,还怀过孩子,想必也有些感情,可再怎么由爱生恨,也不能当着一个被吓得哇哇哭的3岁孩子的面,对姐姐先强奸后杀害,再对孩子下死手。采访过很多案例,但只有这一次,舆论一边倒。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处于风口浪尖的云南省高院

   

       著名媒体评论员梁宏达说:“这个例子,特别像我们说的药家鑫案件,药家鑫,后来在爸爸带动下,确实勉强可以算是自首,你把人给撞到了地上之后,怕没死又捅了8刀,说明这是你经过正常思维考虑之后,做出的属于你自己的正常行为,有的专家提出说跟弹钢琴一样,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,这样的话,所有的案件都可以找到一些偶然性的东西推翻他的论据,那样法律不就成儿戏了吗?所以云南高院二审改判死缓,在一定情况下,触犯了人民群众的社会正义的底线”。

       著名律师王蕴采说:“法官不应该有前瞻性,中国只有一部刑法。”

云南高院虽没有猫腻,但其 “群众狂欢说”“十年后的标杆”说,被驳斥成了笑谈。在舆论的质疑声中,很快,云南高院下发了《再审决定书》,李昌奎,杀还是不杀,还没成定局。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被害者父母手举再审判决书

 

王家飞王家红被葬在距李昌奎家不到100米的山坡上,用的是李昌奎 准备迎娶王家飞盖房子用的水泥和砖头。李家作了这个决定,不知道是不是还念着那份亲情。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昌奎的母亲也是一脸茫然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

亲人,恋人,一个凶案,两个残破的家,两座近在咫尺的坟墓。深山里诉不尽的爱和仇……

 

【附】  《王刚讲故事》——《杀与不杀》文字版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惨死家中的姐弟俩

 两年前,2009年5月16号,就在云南省巧家鹦哥村,22岁的小伙子王家崇回到家中,刚走到门口,就闻到了一股血腥的气味。他推门一看,傻了——自己的妹妹、弟弟倒在血泊中。姐弟俩被人用绳子绑到一起,不用说,这是进来歹人了!受害者,大的是姐姐王家飞,今年18,正值花季。小的是弟弟王家红,才3岁啊。姐弟俩已经气绝身亡。更可气的是,女孩的裤子已经被撕烂,这是被人祸害了。现场状况咱就不一一描述了,总之一个字——惨!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山深处的鹦哥村民风淳朴,没有发生过恶性案件。

 按说这鹦哥村,地处深山,民风淳朴。尤其村上总共没几户人家,要是外人进村作案,早就被人发现了。村上的安全员陈礼超静下心来一想,哎,别说,他——有嫌疑。原来,就在半个钟头前,常年在外打工的村民李昌奎突然在村里出现。陈礼超还特意上前打个招呼,他清楚记得,李昌奎鼻子上有血迹。就在那几天,王家和李家之间还有点小矛盾。你看,时间地点、人物背景全都对得上!警察来,一调查,这案子,十有八九就是这小子干的!

警察的分析没错。杀人的,就是这个李昌奎。他啊,逃跑了四天,后来在四川的一个小县城投案自首了。在公安局,李昌奎对自己强奸杀人的事实,全都认了。据村民回忆,这残忍的凶手还回到现场指认了一番。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逃跑四天后, 李昌奎被抓捕归案。 

 李昌奎交待,当天他进了门,先是把姐姐王家飞掐晕,然后强奸。王家飞醒了之后试图逃跑,这位拿起锄头,照着头部连拍好几下。这时候,3岁的弟弟王家红被吓得大哭起来。李昌奎一把倒提起孩子,就往门框上摔。几分钟工夫,姐弟俩都没了性命。

   王家飞母亲说:“我小儿子都看不到啥人脸了,全是血,拿到门框上打的。我想得很,痛苦的很,夜间就梦到他。我小儿子还喊呢,妈妈妈妈喊呢,看人家孩子,我好痛苦。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昌奎倒提着3岁王家红,狠命摔向门框。

王家飞父亲说:“原来我们家庭都是欢欢喜喜的,想在弄得我们家破人亡。人也败了,家也败了”。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这边凶手李昌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判决书里面用了三个特别,“手段特别凶残”“情节特别恶劣”“后果特别严重”,判决结果呢,对李昌奎执行死刑。如果说这事儿就这么着了,可能也没什么后话了,按照咱们老话讲叫“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”。一审下来,李昌奎提出上诉,到了二审,判决结果改了——李昌奎从死刑,变成了死缓!

看到二审结果,别说受害者家属,就是村民们都接受不了。姐弟俩被糟践成这样,凶手竟然只判了一个死缓。这意味着啥?再过十多年,这李昌奎保不准就出来了。200多个村民联名上诉,要求就一个——判李昌奎死刑。当然,村民们说了,要求判李昌奎死刑还有一个原因,他们担心这小子要是放出来,指定回村报复。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多个村民联名上诉,要求判李昌奎死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村安全员陈礼超说:“他还会作案,他杀了两个人之后都没有判死刑,他还会作案,报复啊。”

面对二审结果,很多人都不理解。恰逢这时候正是药家鑫被判死刑前后,有人做了对比,药家鑫连捅八刀,杀死一人。而这个李昌奎,奸杀女孩,摔死幼童,要论手段凶残,绝不在药家鑫之下。这判的怎么比药家鑫还轻啊?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死缓的判决在网络上引发争议

 

 媒体评论员梁宏达:“先是强奸,然后杀人,然后伤及无辜,把这个被害人弟弟,3岁,就摔致死。这个事实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为之震颤,都会对犯罪嫌疑人痛恨。”

原告代理律师赵兴祥:“按照我们国家现行的立法层面和司法层面来讲,也应该是要判处他死刑的。”

一时之间,云南高级人民法院成了众矢之的,这时,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田成有表了态,这是他的原话,“不能以公众狂欢的方式杀人,杀人偿命的陈旧观点也要改改了……我们现在顶了这么大的压力,但这个案子10年后肯定是一个标杆、一个典型。”并且,他特意强调,近来,我国司法特意提出少杀,慎杀,基于这个精神,所以才改判了死缓。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网络上转发的田成有的表态         

 媒体评论员梁宏达:“这个例子,特别像我们说的药家鑫案件,药家鑫,后来在爸爸带动下,确实勉强可以算是自首,你把人给撞到了地上之后,怕没死又捅了8刀,说明这是你经过正常思维考虑之后,做出的属于你自己的正常行为,有的专家提出说跟弹钢琴一样,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,这样的话,所有的案件都可以找到一些偶然性的东西推翻他的论据,那样法律不就成儿戏了吗?所以云南高院二审改判死缓,在一定情况下,触犯了人民群众的社会正义的底线”。

著名律师王蕴采:“这个案子虽然是个个案,但是他给法律界带来的震撼,相当于地震一样。”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梁宏达

  故事讲到这儿,其实我们一直有一件事没有提及。那就是李昌奎的杀人动机。他为啥闯入王家,为啥对18岁少女先是侮辱,然后痛下杀手?这里面,实际上有不少隐情。原来,李昌奎和18岁的王家飞,曾经是恋人关系。俩人都在省城打工,还同居了两年。这段时间,王家飞还怀上了李昌奎的孩子。按说,俩人感情很是不错,可是有一天王家飞回到家里告诉妈妈,我和李昌奎好上了,打算结婚。王妈妈听了这话,仿佛一道晴天霹雷。愣了半晌,老人呆呆看着李家的方向,留下这么句话:你俩咋能好上呢?这不是作孽吗?肚子里的孩子,咱坚决不能要。原来,王家飞和李昌奎细算,还是没出五服的兄妹。所以,王妈妈坚持,俩人绝对不能结婚!要说这事,也是为了两个人好。可是老人没想到,李昌奎竟然找上门来,竟然对两个孩子下了死手。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昌奎母亲如今也已身心疲惫

说到这儿,大伙想必也清楚了,这李昌奎和王家飞有恋爱关系,不假!因为婚恋不能进行下去,李昌奎化爱成恨,将姐弟俩杀了。这前因后果,说得通,但是这个所谓的道理,没人性!是吧?没了感情,起码还有亲情呐,一切的一切,都不是杀人的借口。

 媒体评论员梁宏达:“少杀慎杀,这不是中国,这是世界的潮流,但是这个案子的不同之处,即便李昌奎是同居女友之间有很大的仇恨,激情杀人,可是摔死3岁的孩子又是怎么回事呢?这是残忍至极啊,姑且前面算是激情杀人,那么3岁的孩子,从这一点上看有判死缓的理由吗?没有这种理由,所以少杀慎杀是指可杀可不杀的我们不杀,因为一旦一个人的生命逝去之后发生任何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,但是这个案子就没法实施少杀,慎杀。”

 著名律师王蕴采:“而且你也不应该有前瞻性。为什么呢?你执行的是现行的法律,你是国家机器,你是国家法律的忠实的捍卫者和执行者。那么可能十年之后我们取消死刑了,但我们今天没取消之前,我们中国我们只适用一部刑法,那么你有这个前瞻性了,或者有创造性了,你把这个法律你进行了创造,别的法官怎么办?别的法院怎么办?这是很现实的问题。”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

代理律师赵兴祥:“对这个案子判的是不是适当,就是案子本身是不是有对有错的问题。没有徇私枉法,也存在案子有没有判错的问题,案子判错了应不应该改呢?”

 李昌奎在这个案子里的行为,可以分成两部分:一个是奸杀女友,另一个是摔死幼童。李昌奎杀害女友,在犯罪心理上,或许可以用,因爱生恨来解释。当时,可能是他见到女友分外眼红,得不到你我就毁掉你。可是,这种心理解释不了,他为啥杀掉三岁的孩子。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摔死手无寸铁的孩子,单就这桩杀人,案情简单、证据充分,试问一下,这里有什么减轻的情节呢?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处于舆论焦点的云南高法

 媒体评论员梁宏达:“手段如此残忍,结果还没有抵命,你别忘了两条性命,花季一样的年龄,一个是含苞待放的年龄,我觉得无论你司法进化到什么程度,你都要记得以人为本,什么叫人命关天,人的生命是高于一切的,如果你司法漠视了人的生命的话,你司法基本的正义性在哪呢?

著名律师王蕴采:“这个案子如果经过审委会讨论,多数都认为改判死缓,那么我觉得很悲哀,这是法律的悲哀。因为这个法律适用上,法官是不能够打折扣的,法官就得不折不扣的执行法律,因为社会的公平和正义是通过法官执行法律,严格的执行法律体现出来的。”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云南高法副院长田成有因为“前瞻”言论成为焦点人物

 对于这个案子,曾经有人怀疑,是不是李昌奎他家手眼通天,导致二审从死刑改成死缓。这个记者还特意调查过,我们可以明确的说,云南高院,这是一群非常负责任的法官。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,也是在为每一个生命负责。毕竟,嫌疑人也是人,他的生命权也不能随便剥夺。

 云南高院副院长田成表示说:“我们程序没错,实体没错,依靠法律政策没错,要错可能是我们在观念上理解不一样而已。”

一片纷争声中,案子又有了变化。今年7月16号,云南省高院向死者父母送达了再审决定书。李昌奎杀与不杀,还不确定。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手持再审判决书的被害者父母

    李昌奎到底有什么下场,自有云南的法官裁量。法律,是一个高度专业的领域。怎么认定情节、适用哪条法律,我们都是外行。出于对法律的尊重,老王不能妄加判断。但是,对于人情人性,咱总可以说两句吧。李昌奎闯入王家,侮辱了王家飞,随后连杀姐弟二人,这是啥?这是对一个家庭尊严的无情践踏。这是什么逻辑呢——你要么和我成家,要么你就没有家,甚至你的家人都要遭殃。就这种变态的想法,是一个恋人应该有的吗?就这种变态的关系,能算是一种婚恋关系吗?

如果因为这种所谓的婚恋关系,李昌奎得到从轻情节,我相信小女孩王家飞九泉之下都得恨自己,当初瞎了双眼,认识这么一头狼。

 

【视频连接】辽宁卫视《王刚讲故事》——《杀 还是不杀》http://v.163.com/video/2011/8/3/R/V79FSDI3R.html#ld=V6MUD7LC2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李昌奎一案的“杀与不杀”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877)| 评论(3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