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首播22:10 重播12:55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最新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  

2011-10-27 11:39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

不久之前,天津车主许云鹤在各大论坛发表名为《助人为乐反被讹10万 法院乱判葫芦案何处申冤》的帖子,称自己因搀扶违章爬马路护栏摔倒的老太王秀芝,被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判赔108606元。再加之2007年南京的“彭宇案”,一时之间,“老人跌倒要不要扶”的社会问题引发热议。而刚刚发生在广东佛山的“小悦悦被碾”事件,又再次触碰到人们心底长期纠结摇摆的道德底线。有人感叹,自南京的彭宇案之后,社会道德滑坡了30年。以致沦落到摔倒求救,要先对施救者高呼“免责声明”的地步。

但作为媒体,老王认为还是应先放下某些情绪,尽量还原事件真相,让大众更加详实客观了解整个事件的真相。

回头再说天津许云鹤事件,一方说自己是助人为乐反被讹,一方说对方撞人后不敢承认。但似乎公众更愿意相信“助人为了反被讹”,对于被撞老太一方关注却不多。那真相到底如何呢?还有哪些细节是我们不知道的呢?

《王刚讲故事》记者近日重新赶赴天津重新采访此案当事人。被撞王老太家属也首次亮相电视媒体,公开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。

这事还得从2009年10月21号那天说起。

许云鹤这一方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

许云鹤:“我是沿着最左边第一条车道,由南向北行驶,这时候我看到一个老太太自西向东,就是从马路对面那边,横跨了四个车道过来,来翻越这个护栏,然后我减速,为了安全起见嘛,我先减速,这个老太太翻护栏的时候,就摔倒在护栏前边了。当时看着挺揪心的,头发全白的老太太,过了护拦,咣就扔地上了,看着是挺厉害。”

据许云鹤介绍,当时他的车离老太太还是有相当一段距离的。眼看着老太太倒在了车前面,这于情于理都不能置之不理啊,总不能再打把转向绕过去吧,小许说他呢也是出于好心,怕老太太摔个好歹的,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再出什么意外就不好了,于是呢,小许就推开车门下了车。

许云鹤:“下去就是问老太太,就是大娘你怎么样,摔着哪没有,哪疼,大娘第一句话特别奇怪,说我死了你们才高兴呢,我记得特别清楚,第一句话是这么说的。就是老太太当时可能情绪比较差吧,然后就是说的话跟我问的问题对不上,就是完全说是其他的东西,但是我不知道说的是什么。”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许云鹤说,他对王老太的第一反应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小许一看,这跟老太太也交流不明白了,干脆还是打电话找她的家里人吧。

在许云鹤的帮助下,老太太顺利地跟家人取得了联系,可接下来老太太跟家里人说的一番话,却差点儿没把许云鹤的魂儿给吓飞了。老太太第一句话就是:我在马路上被一个车给撞了。

这算啥事啊,一个老太太翻护栏摔倒了,自己出于好心过去看看这老太太摔得重不重,看能不能帮她点忙,可这老太太给家里人打电话第一句话竟然就说是自己把她给撞了,这都哪跟哪儿啊,老太太后面跟家里人都说了些啥,小许是一句也听不到了,满脑子里就剩下老太太那句话----“我让车给撞了”。

许云鹤说,他立刻报了警。

交警很快就到了现场,老太太也被120送往医院救治。警察测量了现场,拍了照片,但一直没有给出事故责任认定。

在警察测量现场的同时,受伤老太太的家属也赶到了现场。因为老太太在电话中说自己被车给撞了,他们自然要跟许云鹤理论一番。老太太的家属坚持说许云鹤撞伤了人,许云鹤则觉得自己是助人为乐,双方各执一词,现场又找不到目击证人,于是,警方最终决定扣留许云鹤的车,再做进一步的调查。因为觉得自己跟这件事没什么关系,车被扣了出行也不方便,许云鹤就去找警方要车,警方给了他一个答复,如果想证明不是你,那你就得花钱做鉴定,痕迹鉴定证明不是你撞的,那就可以提车。

鉴定结果很快就出来了,结论为不能确定许云鹤驾驶的小客车与人体接触部位,不能排除小客车与王秀芝有接触,也不能排除小客车与王秀芝没有接触。”依据这份鉴定结果,警方将车还给了许云鹤,不过根据规定,警方收取了许云鹤2万块钱的押金,如果一年之内这件事没发生什么变化,这些还押金还将归还给他。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警方的鉴定证书

此后一年,双方也相安无事。可就在许云鹤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,去交警处取车辆押金的时候,却被意外告之,你这钱啊,取不了了,怎么的呢,人家老太太啊,起诉你了。

许云鹤:“我当时收到传票挺生气的,我说怎么着还真起诉啊,这东西,当时我跟家里说,咱干的虽说不是什么伟大的事吧,我是力所能及给予一个帮助,这时候你说我怎么着,张嘴说说也就罢了,居然起诉我,我当时很生气,但是后来再转念一想,到法院就到法院了呗,既然已经到这了,我想,至少我觉得我是理直气壮的。而且我还做了这个权威的这个鉴定,在这种情况下,既然到法院了,那我跟法院把事说明白了就完了。”

可当法院的判决拿到手的时候,许云鹤傻了。

2011年6月16日,天津市红桥区法院一审判决许云鹤赔偿王秀芝10.8万余元。判决理由是:不能确定小客车与王老太身体有接触,也不能排除没接触。假设双方并未发生碰撞,原告自己摔伤,但被告在并道后发现原告时距离原告只有四五米,在此短距离内作为行人的原告突然发现车辆向其驶来,必然会发生惊慌错乱,其倒地定然会受到驶来车辆的影响。王秀芝因跨越中心隔离护栏属违法行为,对事故的发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但许云鹤也要承担40%的民事赔偿责任。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法院判决书

自己本来是助人为乐呢,得不到感激也就罢了,怎么弄得还要赔人家10多万块钱呢?许云鹤难以接受法院假设自己“惊吓”到王老太的判决理由,更加难以接受10余万元的罚款数额,因此提起上诉。

许云鹤:“因为心里面特别烦闷,而且就是很委屈吧,我在本地的车友会发了个帖子,就是本地的车友会,因为我特别喜欢车嘛,在本地的爱卡天津分会上面发了个帖,我说我碰到了这么这么一个事,兄弟们帮我出个招,我应该怎么办好,我怎么能把这个事说明白了。然后结果没想到朋友们看到这个事非常气愤,他们就把我这个东西转贴到了他们周围的论坛,还有微博上面,结果一下子就传得沸沸扬扬。”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

网络上几乎一面倒的都是对许云鹤的同情以及对王老太的谴责,那说的就是五花八门的,说啥的都有了。许云鹤与王老太的事在网上炒得越来越火爆,自然,也就传到了王老太太家属的耳中。

 

 王老太一方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家人第一次公开亮相电视媒体

王老太女儿:“到最后是同学的孩子,说网上说的是姥姥的事吗,我说嘛事啊,他说有一个天津叫许云鹤的,我说是啊。等孩子来了给我打开,我看看,我一看好嘛,真是气坏了,那么能编瞎话。”

为了寻求公平的话语权,王老太一家也在网上开通了微博,力求为自己正名,可在几乎一面倒的支持许云鹤的网友们面前,她们实在是势单力孤了些,除了引来无数的谩骂,家人的私人信息也被人肉出来,公布到了网上。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从微博粉丝量来看,王家人显得势单力孤。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网上的舆论几乎都导向许云鹤

王老太女儿:“损失太大了,压力太大了。孩子上学的不敢上,坐车来回送他都不敢出去,上班的,骚扰到单位,给单位打电话。打出租拒载的,不拉的。她(王老太)觉得自己受了特别的侮辱,心里就特别承受不了。血压也不行了,心脏也不行了。”

在这次事件中受伤的王老太已经70多岁了,当时的诊断为右胫骨平台骨折、右膝内外侧半月板损伤,如今只能坐在轮椅上出行,被评定为八级伤残。在得知自己的事在社会上引起热议之后,终于决定不再保持沉默,让女儿站出来向大家说明真相。咱不妨对比一下双方对当时场景的描述。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事发后,王老太一方压力巨大。

王老太女儿:“老太太就说嘛呢,我趴他车上头,咱就那么想啊,再一弹,倒地上的。知道吗,趴他机盖上了,这个位置,正好保险杠那个位置。”

许云鹤:“我当时觉得离老太太有几米远,甚至说我停下之后离老太太也就一两米远,后来实际测量我距离老太太是2米4,那老太太摔倒时我离她就更远了,怎么也有十几米。”

王老太女儿:“他下了车,他都没说赶紧的打电话,他还拿着电话说,我没踩住,我妈后来就跟我们学啊,就说嘛呢,下了车还打着电话呢,说我没踩住,我去不了了,所以老婆婆这才着急,说你赶紧给管马路的打电话。”

王老太太出事后,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女儿,女儿也是是家人中第一个赶到现场的。

王老太女儿:“警察来了以后,量现场,拍照,后来110就问他,你有保险吗,他说我刚过期还没上,他说我同学在4S店,我看能给我补不能给我补,我们那功夫看那个车呢,头上就有老婆婆趴那个印,头上就有一点,不点小漆印,我就跟那警察说,你看这还有那个趴的印,这还有磕坏的小漆皮的印,他就在那边拿手蹭那个机盖子,就当警察面,我们还说啊, 你别蹭那个机盖子,警察这还照个相了。”

许云鹤:“当时就有老太太的家属过来跟我说掏8万块钱,就是说得特别难听,当时就是吓得我不行,掏8万块钱,不掏钱就找人弄你。”

王老太女儿:“说我当时讹他8万,有一点思想的人,我那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没有外伤,也许她明天有内伤呢,我能当时找你要,有钱数在那搁着吗,我明天她人要没了呢,对吧。”

这话说得倒也有些道理,人还不知道伤成什么样呢,哪能当场就给定下赔偿的价格来呢,回过头来说,人家一审法院还判了10万多呢,这要是当初要了8万块,可不就赔了吗?事发当天,王老太在医院救治的时候,许云鹤曾在交警的要求下,来到医院找王老太的主治医生要诊断证明,这也是他唯一一次在医院跟王老太的家属见面,由于王老太的病情还算稳定,检查结果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,王家人才有了跟许云鹤坐下来交流的空闲。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老太大女儿驳斥了许云鹤的说法

王老太女儿:“老实极了,文气极了,我看完我母亲,他去了以后,我跟我妹同时安慰的他,咱一看是孩子,咱孩子比他小不了几岁。我说你啊别害怕,我说老婆婆没事,咱嘛事也没有,我说我们也不是讹人的家属。”

对于这次事件的性质,当时双方也并没有任何异议。

王老太女儿:“他没不承认,我觉得他是个孩子,看着那么老实,老太太那阵又做CT去,又拍胸片去,他还安慰老太太一句了,他给我们的信息就是,到最后,不行了,我卖车。那个单子都写着呢,直接人家就写的车祸。”

既然人家都愿意承担事故的责任,表现得也很大度,王家人留下许云鹤的联系方式后就让他忙自己的事情去了,以后有事再联系呗,再说了,这事已经经过交警部门了,也不怕许云鹤事后不认账,可到了第二天,大夫催着她们交钱做手术,她们再想找许云鹤的时候,意外却发生了。

王老太女儿:“我们联系他联系不上,就联系交通队,交通队再联系都联系不上,交通队当着我们给他打电话他都不接,就是不接,死活就是不接了。”

电话不接,也许是人家有什么事,或者是人机分离了也说不定。好在交警的询问笔录上留有许云鹤的地址。那就直接去找吧。

王老太女儿:“地址留了,地址留了有嘛用,在那个南开法院开庭的时候,他给法院留的都是假的,当时就是法院就问他,你留的那个身份证那个是你现在的现住地址吗,是,人家法院拿出来了一个挂号信,挂号信上都有回执的,邮了四次没邮出去,他跟法院都敢这样,你说跟咱呢。”

许云鹤找不到了,可也不能耽误了王老太的病啊,于是王家人自己凑钱给老太太看病。按照王莉萍的说法,由于老太太年纪太大,医生说手术风险太高,所以采取了保守治疗的方法,老太太病愈后落了残疾,随后把许云鹤告上了法庭。

王老太女儿:“早点不行,你病没看完之前,你不能起诉。你这个费用到时候没法给你结,没法给你算。”

虽说没能找到事发当时的目击者证实母亲是被撞伤的,但王老太女儿觉得老人的病症就是最好的证据。

王老太女儿:“如果是老太太摔了,像这个岁数的人,第一是胯骨,人家说的都有医学依据,咱不懂啊,然后是手腕这一块,再一个是尾骨那个,不可能是这个位置。”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医院对王老太病情的诊断

收治王老太的人民医院对王老太伤情的诊断为:“无法确定原告伤情的具体成因,但能够确定原告伤情系外伤所致。根据原告的年龄及具体伤情,原告自己摔伤的可能性较小。”这也从一方面佐证了的观点。而且王老太女儿还从事发现场的照片中推断,就是许云鹤撞伤了自己的母亲,如果是正常停车的话,谁都不可能把车停到护栏上的。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当时事发现场照片显示许云鹤的车靠近护栏

许云鹤:“因为我当时想得挺简单,注意力都在老太太身上,后来回想起来,就是靠点边,能给后面的车少造成些困扰,当时下意识的就是一个靠边动作。”

这个开车啊,个人有个人的习惯,这个老王也不好说什么。但在王老太家属的心里,许云鹤从当初承认撞人,到后来玩人间蒸发,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车的保险给闹的。

王老太女儿:“没有保险,他要有保险,他就不至于这样了。他当初为嘛,咱现在就是这么考虑啊,他保险补上了,他就是整个保险公司赔了,他保险,最后交强险他没补上,他这是打反了,当时他要是自个赔好像才1千零6百多,也不是多钱,那边是保险公司,现在是保险公司那一块都挪他本人身上去了,所以他才编造那么大的谎言,欺骗了大伙啊。”

许云鹤:“当时在西单大队的时候,警察就问我,说走你保险,给人赔了就完了,说这意思是我们处理这类事情好像就是这种惯例吧,就是用你保险赔了,你自己也不用出钱,双方都满意了,当时我还不知道我保险到期了,我说不行,这东西,当时我没提原则问题四个字吧,我说不行,不是我撞老太太了,不能由我来赔,这个说你说我撞了我就去赔,这个不行,另外一个是,不存在的事,咱把它拿来去说,这不成了骗保险了嘛。我当时就没同意,我现在也不会同意的。”

2011年8月22日,许云鹤王老太一案二审开庭,随后进入相互质证阶段,将择日再次开庭审理。

许云鹤:“全家人都为我这事着急,不光是我,而且为了去西站大队跑这事,耽误工作,从心情上影响工作,这个不说,全家人都为我着急。当时我的爷爷奶奶都为这事操心,我见一次,都要问我一次这事怎么样。那老太太讹你那事怎么样了。我爷爷跟我说,我爷爷上个月去世了,在医院的时候还问过我这事怎么样了,挺遗憾的最后没让他对这事放下心来。”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事双方都有满腹的委屈,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

 

王老太女儿:“你瞎话你永远当不了实话说,你说了一句瞎话,你后头一百句瞎话圆它。”

案件将择日再次开庭审理,由于没有直接的目击证人,也没有事发当时的监控录像,如今双方是各执一词,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还有待于现阶段双方相互质证,相信法律会给他们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。自5年前南京彭宇案之后,类似事件不断约束公众的善心。在“世风日下”的悲叹中,越来越多的人们挣扎于对“讹人”的恐惧和对“助人”的向往之间。

学者王磊:“社会信任缺失,人和人之间缺乏信任,尤其是出了彭宇案这种相关的报道,人们对这方面的话,强化了不信任感,人们对这方面的戒备心理更强了。其实人很多情况下不是不救,而是很犹豫。”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

热血渐渐凝冻之时,我们应当重新张扬一个道理:扬善必先惩恶。司法机关会不会进一步追究撒谎构陷者的法律责任?我们难以断言。但我们真诚地希望,司法能够以法律的尊严净化人性的恶,能够以法律的威慑力维系人们最起码的道德感。

回头看一下南通殷红彬的案子,车上的摄像头救下了他,但我们却不能指望摄像头拯救道德。但老王相信,不管世界怎么变,这世上,还是好人多。

天津许云鹤事件真相调查:究竟谁在对公众撒谎? - 辽视王刚讲故事 - 辽视王刚讲故事的博客

 

【栏目播出时间】辽宁卫视《王刚讲故事》首播22:10  重播12:52

【视频连接】http://v.163.com/special/00853MGO/wgjgs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515)| 评论(6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